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

聖法大長老的德行 The Virtue of Ven. Nā Uyane Ariyadhamma Mahāthera

聖法大長老的德行
The Virtue of Ven. Nā Uyane Ariyadhamma Mahāthera
By Ven. Ariyananda

聖喜尊者在龍樹林對所有在場大眾以錫蘭語及英語開示

201698日深夜至9日凌晨,在聖法大長老逝世的場合講述)

各位僧團的尊者、尼師及所有信眾們:
我們大家聚集在這裡是由於一個悚懼感的原因,我們的聖法大長老在昨天凌晨兩點十五分去世了。
由於這個悚懼感的緣故,所有尊者、信徒們大家聚集在這裡。
剛才有幾位尊者以錫蘭語對大眾講述我們聖法大長老的德行。首先有一位僧團委員會的尊者講述了我們大長老的德行;然後另一位尊者也講述了我們大長老的德行;接著,斯里蘭卡這個區域負責所有派系的秘書尊者也講述了我們大長老的德行;接著有幾位尊者也講述了我們大長老的德行。
我們大家都知道大長老殊勝的德行與素質。
因此,很多信徒,例如:像來自台灣的金樹和麗娟居士,他們都積極地在護持著僧團,甚至直到今天還是一樣地在護持,我們都知道這都是由於大長老的德行與素質的緣故。即使他們無法直接與大長老溝通,必須經過兩種語言的轉譯才能與大長老溝通,才聽懂大長老所開示的佛法。他們聽見大長老所說的法,看見大長老,對大長老有著很強的信心,就是因為大長老的這些殊勝德行與素質。
不只他們,其實很多尊者、很多尼師、很多信徒也和他們一樣,由於大長老的德行而對大長老有著很強的信心。
其實有許多尊者哭了。事實上,大家原本可以放下對大長老所有一切情感的,然而由於師徒的關係,是不容易辦到的。因為我們所學到的這些法,都是從大長老那裡學來的。
其實有很多尼師和很多人一直都在哭。或者我們可以說,我們沒有看到有人沒哭的。我們知道很多尊者及所有信徒都為大長老的去世而難過。而且不只是在這裡的人,在醫院的醫生、護士們,他們都非常用心地照顧大長老,給予最好的照顧。他們說,即使是醫院的擁有者生病了,也不會得到如此這般的待遇。他們以最恭敬的方式,最好醫療器材與藥品來醫治大長老,這是由於大長老的德行與素質的關係。
大長老是如此的謙虛,時時刻刻都如此的保持謙虛,他對所有人都那樣的謙虛。
大長老不企求任何名聞利養,他的生活非常的簡單、單純。例如:2006年緬甸政府要頒發大業處阿闍梨(Mahākammaṭṭhānācariya)的榮銜給我們的聖法大長老。當時緬甸政府透過一位信徒傳達這個訊息給大長老,可是我們的大長老說:「不,我不要這個榮銜。因為我出家並不是為了這個頭銜,也不是為了什麼職位,而只是為了法。」可是緬甸政府一再地傳達這個訊息給這裡的信徒,然而大長老還是一再地拒絕。最後他們的訊息傳到了我(聖喜尊者)這裡,由我來向聖法大長老報告。大長老問我說:「有必要去接受這個頭銜嗎?」當時我解釋說:「是的。如果大長老您不接受的話,不太好,因為如果不接受的話,不但對國家不大好,而且對未來的尊者們也不好。」由於這個原因,大長老才去接受這個頭銜的。他之所以去接受,並不是為了他個人,而是因為會影響到國家,也會影響到尊者們。因此,大長老就是如此這般的謙虛,他不企求任何名聞利養。(2006313 日,緬甸政府正式授予聖法大長老大業處阿闍梨的榮銜。)
就如最近的2013年,斯里蘭卡政府也要頒發一個藍曼尼雅派(Ramañña Nikāya)副導師(Anu Nāyaka,副領導)的榮銜給聖法大長老。當時大長老也不想接受,可是為了我們的斯里.善教團,大長老才接受的。其實大長老什麼都不需要,他所要的只是法而已。(2014923日斯里蘭卡政府正式把藍曼尼雅派副導師的榮銜授予聖法大長老。)
聖法大長老從來不生氣,我們從未看過他生氣,他時時刻刻都是那麼地安詳。他也不曾想要傷害任何的人。就是這個原因,很多信徒、很多天神都非常喜歡大長老。
例如:有一次,聖法大長老的父親曾經說:有一天,他去阿努拉德普勒(Anuradhapura)禮敬大白塔,當時他一整天都留在那裡,到了夜晚,由於很疲倦,所以他就躺在那裡休息。當他躺在那裡休息的時候,有位天神出現在他面前,告訴他說:「你家將會獲得一位非常珍貴的孩子。由於這個孩子的關係,你們在未來不會遇到任何困難。」後來,他的妻子就懷孕了。類似這樣的事,在大長老的生命裡發生過許多次。
再舉另一個例子,其實這次帕奧禪師原本也要過來的。由於帕奧禪師身體的緣故,醫生建議他不宜長途跋涉,然而帕奧禪師聽到大長老去世的消息,原本想要過來,就是由於我們大長老的德行與素質關係,帕奧禪師也尊敬我們的大長老。後來,我們就告訴帕奧禪師,請他老人家不要來,因為這樣會影響他的健康,對他身體的健康不好。
我們的聖法大長老(曾在1992年至1993年期間,到緬甸的馬哈西禪修中心密集禪修,他)曾學習試著無論行住坐臥時時刻刻都保持正念。後來,他希望到另一位導師那裡學習禪法,於是,就在199612日帶著我們到緬甸帕奧禪林向帕奧禪師學習禪法(原英語錄音聖喜尊者口誤為2006年)。聖法大長老在緬甸帕奧禪林禪修時,剛開始是由一位法光尊者(Ven. Dhammaraṃsi)幫忙大長老翻譯禪修報告的,後來由我來幫忙大長老翻譯禪修報告。在禪修時,要報告禪修的進展。在報告禪修進展的過程中,必須報告所修習的止禪和觀禪。在觀禪的部分,必須也要報告所觀察的過去世與未來世。
關於這部分,其實我從來都沒有告訴過任何人,因為這是不適宜的。然而今天在這個特別的時刻,我想要慎重地公開告訴大家,當時,帕奧禪師會教導要觀察過去世與未來世的生命。聖法大長老向帕奧禪師報告了自己所觀察的過去世生命;當觀察到未來的生命的時,大長老向帕奧禪師報告說:「在未來,我還有八百世的生命。」也就是大長老未來還有八百世的生命,過後他就會成佛─體證佛果。
這件事我不曾告訴過任何人,因為聖法大長老還在世,這是不適宜的,然而在這裡我公開地告訴大家,因為大長老已經去世了。
在這裡我要告訴大家,我們大長老的生命是如此的珍貴,我們大家都非常地恭敬大長老。因為大長老如此珍貴的生命,我們與他分開了。由於這個緣故,我們生起了悚懼心。其實不只現在而已,我們過去很長久的時間都曾在一起。現在有些人可能會因為大長老的離世而擔心,其實這樣的善知識直到我們體證聖道聖果都會在一起的。
有些人會非常擔心,有些人會把聖法大長老的過世歸咎於某某事,甚至怪罪某某人。有些人會把聖法大長老的過世歸咎於動了這個心臟手術才會發生的;有些人會把大長老的過世歸咎於選擇這家醫院才會發生的。其實這一切都是業的結果,這種業是無法逃脫的,這種業是沒有辦法避免的,這就是大長老逝世的時間到了。
在這個時候,我們有些人還是會有孤單的感覺。就如我們在一棵大樹的庇護之下,就好像在這座森林,森林裡有很多樹木,當我們在樹蔭下時,我們會感覺非常的舒適。同樣的道理,當我們在大長老座下時,許多尊者會感到非常的舒適。其實對於尊者們,他們體驗到這種感受已經兩次了。第一次是他們一直都與聖法大長老生活在一起直到2012年,後來由於大長老身體健康的緣故,必須搬到梅提利嘎拉的法處叢林(Meetirigala Dharmāyataya Āranya),對於那時的分開,尊者們就已經感受到了這樣的心情了。其實尊者們隨時都可以放下所有一切情感的,但由於師徒的關係,並不容易辦到。而現在大長老去世了,他們內心再一次體驗到這樣的感受。
因此,不只是住在龍樹林的尊者們,所有的每一個人,他們都有感受到。不只如此,除了我們這個森林派的尊者們外,其他修行的尊者們、住在村莊的尊者們,或是這位這個區域負責所有派系的秘書尊者也都有同樣的感受。
今天我們大家在這裡分享功德,回向功德。其實聖法大長老並不需要這些功德,大長老已經有自己的功德了。然而我們做為弟子的,還是有做晚輩的責任。我們要盡自己的責任,要把功德分享給大長老。尊者們修行的所有功德,信徒們所服務的功德,我們把這些所有的功德都回向給我們的大長老,願他得以圓滿所有的波羅蜜,得以體證佛果。我們祝願聖法大長老在這未來的八百世裡,可以獲得安隱的生命,直至體證佛果。
同時,我們也祝願大家得以繼續持續地修行,跟隨大長老的腳步來修行,直到體證道果與涅槃。
這次聖法大長老的葬禮有很多人來幫忙,其中有龍樹林的信徒們,有可倫坡的信徒們,還有醫院的醫生和護士們。還有許多來自各個地方的信徒們,他們都給予各種幫助。在龍樹林這個葬禮所需要的所有一切,是很多信徒花了很長的時間來完成的,他們有的花了十幾個小時,有的甚至花了二十幾個小時在這裡準備,完成這些工作的。因此,在此我們非常地感謝他們來幫忙做這些工作。有很多龍樹林的信徒們,他們給了很多幫助,我們把所有功德都與他們分享。
不僅他們而已,即使是總統,也由於他的關係聖法大長老的荼毘葬禮才得以在可倫坡這麼一個很大、很好的地方來舉行。當時有人向總統申請要一個適合的地方來舉行大長老的荼毘葬禮,總統馬上就答應了,而且還說:「如果有任何需要的話,我們都可以幫忙。」不只是總統而已,還有我們國家的秘書以及幾位部長都非常樂意來幫助這一切。
今天凌晨大約兩點左右,聖法大長老的遺體將會運送到嘎爾督瓦(Galduwa)總部。大長老的遺體將會停放在總部兩天。11日,大長老的遺體將會運送到可倫坡。12日下午一點,大長老的荼毘葬禮將會開始進行。下午一點至三點,大眾將會步行到葬禮的會場;下午三點,荼毘葬禮的儀式將正式開始。
到時,政府會給予許多幫忙,這一切都是由於大長老的德行與素質的關係。因此,總統、各個部長,還有許多人都歡喜來幫忙。我們把所有功德與他們分享,願他們都能擁有安隱的生命,得以繼續服務社會,得以體證道果與涅槃!
我們在此宣告並邀請在此所有的尊者與尼師們去參加12日聖法大長老的荼毘葬禮。12日當天凌晨三點,將會出發前往可倫坡的荼毘葬禮會場。因此,所有尊者與尼師們必須在凌晨兩點四十五分就已經上車,三點準時出發。請大家當天兩點四十五分準時上車,當天晚上將會回來。
知喜大長老(Ven. Janananda Mahāthera)、我、一部分尊者,以及Kalyāṇī尼師今天就會出發前往嘎爾督瓦(Galduwa)總部,其他尊者、尼師們就留下來,12日才出發前往可倫坡的荼毘葬禮會場。接著,我們再一次把所有功德都與聖法大長老分享,祝願大長老得以圓滿他所有的願望,得以體證佛果!


善哉!善哉!善哉!



Kalyāṇī尼師口譯,大陸如理作意居士錄音騰寫, 覓寂比丘依英語錄音改寫、補充、定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